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双 井 名 宗

双丸垂曜励图强 井掘圆方世泽长 名播千秋传铁简 宗祧万代续新章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智圆行方 刚正不阿(黄井廉洁为官的传闻)  

2010-12-25 17:39:00|  分类: 03、追祖溯源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智圆行方 刚正不阿 

——北宋刑部尚书、黄姓迁丰

   始祖黄井廉洁为官的传闻

·黄良桢·

黄井(928——1008),又名黄昌,字维杨,又君宠,号子城,亦云国臣,系黄姓迁丰始祖。他自少年始,即天赋英敏,志超常人;乡试中举,进士及第。初供职江南,任南丰县尉,后迁任知州。宋太平兴国二年(977),任朝烈大夫;越二年(979),擢刑部尚书。因平蛮功勋卓著,为政公正清廉,宋太宗钦赐铁简赞曰:“命世奇才,山斗重望;忠贯烈日,威飞秋霜。”且同赐三代诰命。

黄井是个传奇式的人物。尽管由于战乱兵燹、朝代更替,他之为官政绩多为历史烟尘所遮蔽,然其逸史传闻仍在黄姓众多的族谱中时有所见,在不少百姓、尤其是黄姓族人中常有所闻。

智 破 偷 橘 案

宋开宝后期(约948),黄井进士及第后,被任命为南丰县县尉,掌管治安捕盗之事。就在当年临近立冬之时,他接到一桩别人看来十分棘手的案件。但正是这案件,却让他初涉官场便崭露头角。

此案发生在离县城不远的一个小橘村里。据说,当时村中住着一个名叫云娇的寡妇。她年三十二岁,丈夫早年亡故。她与一个十三、四岁的女儿相依为命,靠丈夫留下的八棵橘树艰苦度日。由于母女俩起早摸黑,辛勤劳作,那几棵橘树长势特别好,橘子挂满枝头。立冬之日尚未来到,满目便是一片金黄。一日,母女俩看着橘树,无不笑在脸上喜在心。可第二天早饭后当她们再去橘地时,心却骤然跌进了冰窖。原来,八棵树上一个橘子也没有了。面对一年的辛苦付之东流,母女俩欲哭无泪。当天晚上,她们一夜无眠。次日早上,母亲拉着女儿来到县城,一起闯进县衙哭诉。县官看着一对孤苦伶仃的母女,也觉可怜。于是,便令时任县尉的黄井前往查办。

黄井接到差使,没有拖延片刻,当即带了两个随从随母女俩赶到那个橘村。黄井三人首先认真察看了现场,接着,便走访了一些村民。村民们听了此事,都十分气愤,大骂偷橘人“缺德”。受访的村民们说:按习惯,每年全村的人都必须到立冬日才开始开剪收橘。现离立冬还有好几天,谁也不会去收橘子。尊官只要叫人挨家挨户查查不就明白是谁偷收的吗?!黄井觉得村民们的话有道理,但回头一想,又觉得偷橘的人也许不会那么傻,很可能将橘子藏了。破案从何处着手呢?

黄井谢过村民,带着两随从重返现场。他一边缓步走着,一边冥思苦想。当他联想起村民所说的收橘“必须到立冬日”时,突然眉头一皱,计上心来。他凑近两个随从,“如此”、“这般”地说了一通,然后断然说:“我们分头到各家走走!”

  于是,黄井三人便分头走向各户。来到各户他们并没搜查,只很客气地说:能将你家收橘的剪刀借给看看吗?看完后立即奉还。

村民虽感到狐疑,但还是把家中的橘剪全拿了出来。全村十余家的橘剪很快就收集完了。结果,每家都差不多收到二、三把,只有一家大户人家收到十二把。为了便于归还,他们在收集橘剪时,都按户给贴上了名字。收集以后,便来到寡妇母女家中。黄井在屋前的小禾坪上,将橘剪一溜儿排在地上,然后一把一把地闻,闻了许多家的都没闻到什么气味,可当他闻那大户人家的十二把橘剪时,却感觉每把都隐隐有一种橘皮散发出的气息。黄井明白了。为了慎重起见,他又叫两个随从也一把一把地闻一次。两个随从闻完后,对黄井说了同样的感觉。于是,黄井带着两个随从直奔那大户之家。进了门,黄井指着这家主人一针见血地说:“案已破,你就是偷收橘子者!”进而厉声问:“你看,还要不要搜?”那主人做贼心虚,一脸煞白,汗流浃背。稍停,慌忙走进房间拿出三十两鈫银,对黄井说:一点薄礼,敬送三位,万望尊官遮盖周旋!”黄井声色俱厉,断然拒绝!立刻命二随从将其锁拿,带回县衙交差。县令第二天开堂审讯,那大户人家的主人无奈将实情供出。原来,这人平素十分贪财。早一日从寡妇家那片橘地经过,见几树橘子金黄金黄,十分诱人,便打起了这几棵橘树的主意。当天晚上便召集家人和几个长工,将寡妇家几树橘子偷收净尽,并连夜将偷收的橘子藏进柴房的地窖中。据此,县令当场作出判决:责杖五十,羁押十天,并着家人将所偷橘全部送回。此事一时传为佳话,百姓争赞黄井之智之廉!

严 惩 “ 土 霸 王”

宋太平兴国六年(981),正是黄井擢升刑部尚书的第三年。几年中,他亲办过多起重案,已是政绩显赫,声名远播。

西南某州一个乡村,一条溪流沿村前经过。这条小溪虽小,但平常年份,算得上水量充足。此村的一方土地得此溪水灌溉,庄稼到也年年丰收。

可是这年,此州数月未下滴雨,旱情十分严重,这个村子自然也不例外。在这村里,有一户被当地人称为“土霸王”的财主。他家拥有的大片土地都座落在小溪的上游。正当农户们为罕见的旱情发愁时,这个财主倚仗堂兄是州里知州之势,竞然不顾全村人的死活,以他家的土地为界,命家丁们在溪上截流筑坝,将溪水拦住,引入自家的土地。这样一来,坝下其他村人本已受严重旱情威胁的土地,溪水的灌溉完全断绝,不少土地干得开始裂缝。

眼看着财主的肆意横行,村人叫苦连天。大家商量结果,便邀集一块,赶到县衙,击鼓三通,喊冤告状。可他们哪里知道,县令早知此财主与州官的关系。那时的州官,乃朝臣充任,属于横行正使之一,重权压人。县令畏惧州官的权势,接到村民们的诉状后,不问青红皂白,下令衙役将告状的村人责打赶回,并立即派人将案件处理结果禀报州官。村民们告状无门,叫天不应,喊地不灵。可是,虽怨声载道,却只能挨声叹气,无可奈何。

大致过了十来天,此事传到官居刑部尚书的黄井耳中。黄井闻知实情,拍案而起,勃然大怒。他深明旱情如虎,十万火急。因而,立即铺纸研墨,书写督查令,着得力公差即送该州,限期处置。公差纵马飞奔,很快抵达该州,并立等查办。州官早知黄井处事果断,不畏权势,刚正不阿,看到黄井手谕,又见公差厉声厉色的势头,吓得魂不附体。即躬身俯首,颤颤巍巍地说:此情下官失察,实为罪过,即尊谕严办。说完,迅即奔该县,与县令商办并差人将财主锁拿到案。财主到案后,州官与县令同坐公堂,由县令宣布:财主私筑水坝,祸害村农。判立将水坝推倒,拘狱三月,并罚银五百两,以弥补村农损失。得知此案的处理历程和判决结果,全村百姓为之扬眉吐气,纷纷朝京城方向跪拜在地,众口同呼:感激尚书的活命之恩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